嘲讽死亡 愚弄时光

niubility 你有资格用表情包吗

Woc
我终于找到这个号用什么注册的了原来是我手机号啊

昊皓。一个段子。

唐昊跟他的副队彼此牵着手指走在小街上。唐昊走路有点快,但刘皓懒得走快点,或者说他喜欢安步当车。
但唐昊没注意到自己走的快了。想着跟在他身后还被他拉着根手指,刘皓有点不爽。
“你怎么跟牵了一...”刘皓顿了半秒,“酷哥似的。”

唐昊“嗯?”了一下反应了过来哈哈哈哈哈哈大笑刘皓自夸的差一点就不着痕迹。

all皓。尴尬。

北京某酒店。

叶修正在酒店一楼大厅跟服务人员打听着什么,正巧唐昊从一侧走廊出来,意思意思点点头打了个招呼。虽然兴欣打呼啸打的很...,但现在好歹是领队,面子总要给,场子还得撑。

一会儿,准确来说不过五秒,孙翔也过来,这次招呼都没打,直往唐昊那边过去。叶修看见了,心想你们这发来的可真明目张胆,现在的年轻人,还真是追求刺激啊。

他没再想,却听见身后刘皓的声音。

“叶哥...?”

没有往日相见的那种明明咬牙切齿却还力图打造强大气场的虚伪感。

有点慌张,是示弱吗,不可能的。

还明显气息不稳。

叶修扭过头看了一下,衣衫微乱,头发都没往日整齐,看起来应该没用梳子,直接用手理顺的。

而刘皓...

阁下何出此言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们根本掌控不了任何东西,只是被命运裹挟着卷入一个又一个泥潭,永世不得超脱。可悲的是我们该做的还是得做。这是我们跟命运博弈的唯一途径。你当然可以选择和它同流合污,但是你永远猜不到下一刻它是否还会青睐你。你只能跟着你的良心走。这样,在你一无所有的时候,你不会嘲笑你自己。

昊皓。 震惊,呼啸正副队元旦跨年当众搞事!

大概是个纯粹元旦应景的甜(…)文吧?

元旦的跨年算是个大事情,零时将近,职业选手群里各大战队守着跨年的选手飙着手速准备问好。

——23:59!

——00:00!

电光火石间,群里刷屏刷的眼花缭乱。

君莫笑:崭新一年,荣耀有你!新年快乐!

飞刀剑:辞旧迎新,新的一年还请多多指教!

……

各种迎新祝词,其实也没玩什么花样,要是用腾讯给的贺词,未免显得太敷衍了点,其实各选手私交还都算不错,套路化祝词往小窗里发发表示表示关心还可以,往群里发就不太好了,但联盟各位的文化水平摆在那里,实在写不出什么辞藻华丽的句子。

一会儿,“虚假祝词”过去了,真东西才出来。

夜雨声烦:新年快乐啊,我喜...

辉皓。所谓(6)

傍晚,嘉世一日训练结束,刘皓答应了陈夜辉的一起出去吃饭。

刚出嘉世大厦,刘皓左右看了一下没瞧见陈夜辉,就往停车场进出口那边走,才几步就迎面一人上前搭讪。那人中等偏胖身材,个子挺高,西装革履,满脸堆笑,他从大厦出来就看见刘皓一人在路边步行,身形修长,眉眼寡淡之下一股厌倦,肤色白皙,整个人清秀书生气重的很,走在夜幕初降的繁华市区街头,清冷气质尽显,这样的人格外符合他一贯的口味,男人又看他是步行,猜测着应是来H市打拼不久的小年轻,没什么见识的,很好上钩,遂敲定了主意,勾搭一把。

“刚下班?一个人么?”

刘皓愣了一下,现在是一个人啊。于是点了点头。

“我免费带你开车兜风去,请你吃饭,走吗?”...

辉皓。所谓(5)

所谓(5)

刘皓没等陈夜辉回信就关了手机睡了,他本来就有点困,旧病肆虐的胃里翻江倒海恶心的很就是吐不出来,头疼脑热,眼皮发沉,没那个精力耗着去等陈夜辉回信。

次日按时起了床,洗漱穿衣吃饭,准时坐在训练室开始做操作练习。因着晚上睡得少精神不济,他有点担心待会儿的状态。不过实际情况比他想象的好,头虽然昏昏沉沉,脑子却还算清醒,操作水平不显异样,也没犯困到浑身没劲。

上午训练赛打完,五场嘉世四胜,分析完错误,阵容战术上的争取空间后。自由训练到十二点,上午所有训练就结束了。

刘皓抵不住困意,托了贺铭捎份面就自行回宿舍了。训练室不许带手机,他在电梯间里如常掏手机看消息时候才瞧见陈夜辉的QQ消息。...

震惊!呼啸选手竟意图以84消毒液洗手,这背后的真相竟然是...

呼啸闹流感了。
不过呼啸爷们体质就是屌,尤其是带头的唐昊,小伙子年轻气盛敢跟流感正面杠,发烧了进医务室打一针,然后跟没事人一样泡训练室。
这天早上7点多,还没训练。
洗手台前的林枫正在手上搓着气泡,赵禹哲过来,想起林枫发烧好几天了,一脸关心地问了几句,然后支招说:“用84洗手试试?”
林枫一脸懵逼:“84关流感啥事?”
赵禹哲一脸这你就不懂了吧!“杀菌!消毒!”
经过卫生间洗手台的阮永彬说:“只能对病毒性感冒吧。”
“84消毒液洗手,不烧手吗。”林枫将信将疑。
刘皓听不下去了,一脸关爱智障的微笑:
“小赵你说84说的这么屌,咋不见你喝84治感冒啊。”

辉皓。所谓(2)

“滚。”刘皓瞪了他一眼,陈夜辉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,那人已经低下头不看他,兀自冷笑起来。

“有心思不敢说。废物。”

陈夜辉心虚极了。他不知道刘皓说的是谁。如果是指他,他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。

“你说是不是?”逼问。

“呃...是啊。不过不说也可能是时机未到吧。”试图不把话说的太绝,以免害人伤己。

“你少装理智,有什么说什么。”

“...十一点多了...很晚了。皓哥,我送你回去吧。”

刘皓把杯中残酒一口气灌下去,起身动作麻利地拿起沙发上的风衣,却不穿,也不搭理陈夜辉,一声不吭就往外快速走着。这种闹脾气的样子陈夜辉也不是第一次见了,赶紧跟上去。他只能默默庆幸自己把账早结了,不然这个速度自...

1 / 2

© 晏华予 | Powered by LOFTER